河北 > 滚动新闻

河北追猎逃出国门的“狐狸” 三年缉捕盗案49人

作者: 白 云 来源: 河北新闻网
2017-06-15 08:58 
分享

  河北警方从机场押解外逃嫌疑人(中)。河北省公安厅供图

[阅读提示]

反腐电视剧《人民的名义》中,京州市副市长丁义珍,贪污受贿外逃到美国,负责追逃的京州市检察院和汉东省公安厅的工作人员,一路追到美国对其进行劝返。剧中描绘的正是公安部开展的“猎狐”专项行动中的一个侧面。

戏剧化的一幕在现实世界里时有上演。

真实的跨国追捕,并不是一场平静如水的劝服对话。成功的背后,有办案人员的焦灼,有对案情的精准分析,还要合理利用国际协作规则等,在有限的信息前提下,紧追不舍。

记者从省公安厅经侦总队获悉,2014年“猎狐行动”开展以来,我省共从20个国家(地区)缉捕、劝返各类逃犯64名,其中缉捕到案49名、劝返15名,“红通”逃犯7名。

由于案件侦办的保密需要,我们不能结合最新案件呈现过程细节,但可以通过办案民警的讲述,为您还原已侦破案件的现场故事。

□记者 白 云

“狐狸”外逃多是早有准备

“他坐在东南亚某国警方关押嫌疑人的屋子里,隔着窗看到我们,居然笑了。”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周健回忆起和境外警方交接嫌疑人的一幕。

那是2016年9月24日,涉案挪用资金近1亿元的嫌疑人郎某在东南亚某国落网,当唐山警方到该国办理押解手续时,看到被抓获的嫌疑人并非垂头丧气,而是面带微笑宁愿回国接受法律惩罚。

交接后,周健了解到,嫌疑人在国外语言不通,身上的钱也不多,加上牵挂家人,日子相当难过。

相比这起案件的嫌疑人在案发后仓皇出逃,绝大多数的经济犯罪嫌疑人,都是一边作案一边安排后路——潜逃出境。

事实上,在2014年公安部部署开展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猎狐行动”以后,海外已不是避罪天堂。周健所办理的案件中,曾有嫌疑人出逃仅8天即告落网,创下了我省外逃经济类犯罪嫌疑人员落网的最快纪录。

但是不可否认,“猎狐行动”中的很多“狐狸”,往往颇具谋算。

省公安厅经侦总队负责人介绍,外逃他国的经济犯罪嫌疑人往往事先便做好了资产转移、家属外迁等准备事项,加之其反侦查能力较强,给公安机关的排查及抓捕带来诸多困难。

2015年8月30日,深圳蛇口,看着蜗居在那间不足50平方米的小公寓里的落魄男人,保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民警杜全利还是不太相信,这就是他追踪了11年的王某。当时,王某持有的护照显示,他是一名东南亚某国华侨。

当年,王某涉嫌票据诈骗保定一家公司400万元后,潜逃出境,在东南亚某国非法购买了一本假护照。

他没想到的是,十几年间,他跑到哪儿,警方就追到哪儿,双方的步伐差距就这样一步步缩小。最终,王某被警方抓获时,正躲在租来的小公寓里独自做饭,身边只剩下摆在鞋柜上的几百元人民币,银行卡里已无分文。

省公安厅经侦总队在“猎狐”3年的实践中发现,外逃犯罪嫌疑人可能藏匿在世界各个角落,且大都在潜逃前有着精心、周密的准备和计划安排。

武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梁建金拍打着手里一本2厘米厚的卷宗说:“这么厚的还有几十本吧,都摞起来,得有半米高。”

这么多卷宗记录的是一起红色通缉令的嫌疑人被移交到我省的过程,此案在他国的协助下,经过了繁杂的外交程序。

2014年11月,武安一家企业报案,常年在吉尔吉斯斯坦做生意的康某对该企业说,吉国有两座金矿要转让,可以代为办理手续,受害企业还曾派人跟随康某到吉国的金矿考察,并于2012年6月和康某签订委托合同。但是企业将100万美元打入康某提供的账户后,转让一事再无进展,直到2014年康某失联,受害企业报案。

梁建金接手了这起案件。调查显示,康某失联,并不是蒸发,而是外逃至中东某国。早在受害企业未报案前,康某就多次前往吉国和中东某国,有为潜逃安排路线的可能。而且,康某的妻子也多次前往中东某国与之会合。

然而,康某在该国很快将钱花得一干二净。被列入国际刑警红色通报名单后,2016年2月康某在中东某国机场被抓,被抓时身上只有折合人民币2000多元的外币。

天涯海角有逃必追

2017年,河北省的“猎狐”力度再次加大,省政府党组成员、省公安厅党委书记、厅长刘凯挂帅省公安厅“猎狐2017”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组长,重申“天涯海角、有逃必追”。

嫌疑人王某外逃11年,这起案件历经了公安部“清网行动”“猎狐2014”和“猎狐2015”,直到2016年“猎狐”专项行动中,才终被拿下。

按照警方的办案经验,嫌疑人大多早就将涉案赃款挥霍殆尽,与此同时,对嫌疑人跨境追捕所耗费的财力物力也十分巨大。追捕这样一名嫌疑人的意义在哪里呢?

就这个问题,保定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一大队队长李军说:“是案子就得有个交代。”

对于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的周健来说,结案成了一种追求,有一起案件的嫌疑人没到案,都会成为心里的疤,什么时候捅捅,什么时候都会疼。

省公安厅经侦总队负责人介绍,境外追逃不同于境内追逃,我国警方在境外追捕过程中没有执法权,在境外追逃中需向逃犯藏匿国(地区)执法部门提供依法查证的相关涉嫌犯罪证据,而且各国的国情、政策、法律体系各异,还有语言不通、风俗习惯不一、水土不服、宗教信仰差别等,均是摆在办案民警面前的难题。

2014年11月,梁建金接到报案,在核实案情属实后,第一时间提请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发布对康某的红色通报,而申请红色通报有复杂的程序,需要有扎实的涉案证据。

但是案件部分证据在吉尔吉斯斯坦,我国警方没有权限跨国办案取证。在省公安厅经侦总队的协助下,提请公安部通过外交部协调中国驻吉尔吉斯斯坦大使馆联络到吉国相关部门,由吉国执法部门按照我方的要求开展调查取证。

梁建金在向上级部门逐级汇报时,特意打听了下,请求吉国协助调查的函件一去一回大概要多久,“一听说国际合作手续繁琐时间较长,当时就蒙了,心说,我的天啊,这案子还有戏吗?”

梁建金也没想到,2015年2月,他接到省公安厅的电话,吉国回函件已到,回复明确,康某声称要转让给受害企业的两座金矿,并没有进行过招投标的决议,也没有收到过任何单位的招投标申请。这就证明了其诈骗的故意。

拿到回函后,梁建金和同事加紧工作,向国际刑警组织总秘书处申请发布“红色通报”。2015年9月,追捕康某的“红色通报”全球下发。

由此,康某在国外将寸步难行。

康某的护照签证2016年2月到期,届时他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回国重新办理,要么到别国签证。省公安厅分管厅领导李国华多次召集办案人员分析案情,亲自协调并制定缉捕计划。2016年2月17日,康某到中东某国机场时,被该国警方抓获,4月7日被押解回国。

案件到此并没有结束。到案后,康某认为武安警方跨国办案很难取证,将案件责任推给了他在吉国的相关雇员及他人。调查核实该部分内容,变得非常迫切。

“我们再次发函给吉国,并提出希望对方就涉及的人员做笔录。”梁建金说,这次回函的内容证实康某在推脱责任。

抓“狐狸”需要多种技能

5月24日,记者到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采访时,民警封护东正在听经济知识广播。“不学习不行,外逃的嫌疑人涉及的大都是经济类犯罪,不懂经济知识你就办不了案。”摘下耳机,封护东在手头的本子上写写画画进行标注。

梁建金笑称,他的统计学和会计学水平,快要“出师”了。“不会这些知识,你根本没法看企业的账目,对方明目张胆地蒙你,你都不知道。”

周健曾在刑侦部门工作多年,问他两个部门的区别,他咧嘴笑笑:“刑事案子是抽丝剥茧,时常有大海捞针捞到后的成就感。经侦追逃,明知道是谁,就是抓不到,过程太漫长、太磨人。”

这种磨人还包括给涉案嫌疑人的家属做工作。面对家属的表态,有时,即使从警20年能分辨嫌疑人的眼神中各种隐藏信息的民警也难以判断。

追捕王某的11年里,保定警方认定,单身的他最可能联系的人就是他的亲哥哥。而其兄在11年间,从北京到盘锦又到深圳,换过多个地方发展。警方就跟到这些城市,寻找和其兄有关系的朋友进行劝说,希望通过其兄劝说王某回国投案。

“2014年,我们和王某的哥哥见了面,和他深谈了一回,说到老父亲去世王某都没回国,他哥哥也是痛哭流涕,表态称要给弟弟做工作,让他尽快回来。当时我们感觉有门儿。”杜全利和李军满怀期待地回到保定,但直到“猎狐2014”结束,也没收到其兄的任何回复,更没见到王某前来投案。

周健在对郎某的家人做工作的同时,也在密切关注他的动向。2016年9月4日,郎某答应家人回国,并由家人购买了从东南亚某国到北京的机票。但周健凭多年的刑侦嗅觉发现,这并不是一张直达机票,而是到某地中转,中转期间,郎某存在继续外逃的可能。针对这一情况,我公安协调该国警方在机场对其实施抓捕。

“机会往往转瞬即逝,需要立即做判断。做通家属工作劝服嫌疑人自首是首选,但这并不是追逃的唯一手段。”周健说。

数字最能说明问题,2014年开展“猎狐”专项行动以来,警方缉捕到案49人,劝返15人。

马不停蹄的“猎手”

2016年3月,为查清康某案中吉尔吉斯斯坦当事人是否涉及此案,武安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民警梁建金通过外交途径,向吉尔吉斯斯坦方面递交了请求协助函,按程序,这份函要经过有资质的翻译机构翻译成俄文后再行递交。

当年5月,函件回复到邯郸市公安局。当时梁建金正在福建办案,他迫不及待地通过电话请同事找翻译,给他念念到底回复里说的什么内容。“听完大概意思,我在电话这头一拍大腿,这下子有眉目了,案子成了!”

即使时隔一年,回忆起这一幕,梁建金眉宇间还带着兴奋。

追击这些逃往境外的嫌疑人,追逃民警身上有一种说不出的劲头。

2016年9月14日,接到省公安厅通知,嫌疑人郎某在东南亚某国被抓,唐山市公安局经侦支队副支队长周健立即着手办理因公出国的护照手续,准备到该国交接嫌疑人。但是办手续这天刚好是中秋节,唐山市人民政府外事侨务办公室放假。“打了一天电话,麻烦外办的工作人员加班把材料递交到省外办,加急办理。”周健一边坐车往石家庄赶,一边联系护照制作单位,能不能加急办理。“一直等到中午11时,接到石家庄的电话说,做出来了,一会可以让人去取,这才想起来,机票还没定呢。”

当天,省公安厅“猎狐办”的同志刚从菲律宾执行境外追逃任务回国,行李还没打开,接到赴东南亚某国押解郎某的任务后,即联系省外办和财政厅办理因公出国手续。因当天放假,省公安厅“猎狐办”的同志甚至到相关部门人员家中加班办理手续。省公安厅人员及周健的手续和护照办好后,立即赶往北京首都机场和公安部的带队领导会合,及时出境前往该国。

周健以为这节奏已经很紧张了,“没想到到了东南亚某国,和该国警方接洽好之后,公安部的两位同志马上订机票回国了。一问才知道,人家还有一起案子要办,要马不停蹄地又赶往另一个国家。相比之下,我们的工作强度还是小多了。”

文/记者 白云

“天网”下的“猎狐”

2014年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开展缉捕在逃境外经济犯罪嫌疑人专项行动(代号“猎狐2014”),自2015年起“猎狐行动”被纳入中央“天网行动”,成为其重要组成部分,重点缉捕外逃经济犯罪嫌疑人及涉嫌职务犯罪的外逃党政工作人员。

“天网行动”是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部署开展的针对外逃腐败分子的重要行动,该行动提出,要综合运用警务、检务、外交、金融等手段,集中时间、集中力量“抓捕一批腐败分子,清理一批违规证照,打击一批地下钱庄,追缴一批涉案资产,劝返一批外逃人员”。2015年3月,经中央反腐败协调小组国际追逃追赃工作办公室会议决定正式启动。

“天网行动”由多个专项行动组成,分别由中央组织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人民银行等单位牵头开展。中央组织部会同公安部开展治理违规办理和持有因私出入境证照专项行动。

2014年至2017年,中国共从90多个国家和地区追回外逃人员2873人,其中国家工作人员476人,追回赃款89.9亿元人民币。

实践中,常见的“猎狐”手段包括:

引渡,指一国将处于本国境内的被外国指控为罪犯或已经判刑的人,应外国请求,送交该外国审判或处罚的一种国际司法协助行为。截至2017年1月,中国已经和48个国家签署了引渡条约,包括法国、西班牙、意大利等西方发达国家。

2015年2月3日,石家庄市公安局立案侦办的外逃10年之久的犯罪嫌疑人张某被成功引渡回国。该人是我国警方首次从欧美国家成功引渡经济犯罪嫌疑人。

非法移民遣返,指请求国向逃犯所在国家提供其违法犯罪线索,被请求国将不具有合法居留身份的外国人强制遣返至第三国或请求国的一种合作方式。

异地追诉,是请求国向被请求国提供自己掌握的证据材料,协助被请求国依据本国法律对逃犯提起诉讼,使逃犯被绳之以法。

劝返,则是追逃国办案人员在逃犯发现地主管机关的配合下,通过对外逃人员开展说服教育,使其主动回国接受处理的一种措施。

整理/记者 白云

分享
分享到新浪微博
分享到微信
中国日报网版权说明:凡注明来源为“中国日报网:XXX(署名)”,除与中国日报网签署内容授权协议的网站外,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使用,违者必究。如需使用,请与010-84883777联系;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日报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版权保护:本网登载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多媒体资讯等)版权属中国日报网(中报国际文化传媒(北京)有限公司)独家所有使用。 未经中国日报网事先协议授权,禁止转载使用。给中国日报网提意见:cdoffice@chinadaily.com.cn
中文 | English